QINMS.com || 首页 ||

在别人眼里我们只是一个笑话

曾经,一位不是内行的又像点内行的人对IVD说得头头是道:

诊断试剂不过是一点点的原料,加大量的水,不就是卖水的...

对那些行业泰斗更是不屑一顾:不就是给几个位高权重的贵人诊断诊断...

这或许只不过是几句笑话,一种无聊中寻找的话题,以显示自己渊博和消息广大。

但也常常让我所思:我们在别人眼里都只是一种笑话?

IVD也从事多年,想想当年的艰辛,那种对质量的种种“内部斗争”,总会历历在目。

一个试剂项目面市,经过的流程就足够长久,从原料的筛选、配方测试、小试、中试、三批试生产、质检,注册,还有各种的监控,各种检查。

正式生产,原料检、半成品检、成品检、留样检,任何一步出现异常,都可能使整批报废。

两个“圣水”的故事。

曾经转接一个外国公司的项目,第一次感觉到歪果仁对那种质量观念的严谨,刚开始,外国专家亲临指导,各种条件尽量满足,但最后试生产出来的产品就是达不到他们的质量标准要求。最后到处去寻找原因,甚至是把一桶纯净水空运到了外国的实验室检测...

这是第一桶“圣水”的来由。

另一次,客户端做出来的结果就是不好,也是在寻找各种原因,仪器问题?试剂问题?客户端问题?互不相让,最后,将客户端使用的纯化水从济南空运到了深圳...

这是另一桶“圣水”的来由

这可不是咖啡加点糖那么简单,也不是买买买卖卖卖那么简单。不是拿到一个配方,一杆秤一个量筒就能搞定的...

而在外人眼里,我们只不过是在一大桶水加了一点点东西,然后就成了...

曾经,在一个国字级的研究单位下的一个研究室,那位据说只差一个“院士”头衔的主任,时不时的就是一箱箱的桶装方便面搬进了他的办公室,我都觉得不可思议,我都好久没吃过方便面了。

一次,他亲自拿了一桶给了一位很晚还在做实验的研究生。

听说在SARS期间,研究室的那些牛人一个月没出过实验室,我问那时怎么感觉,他们说:见过叫花子吗?

隔行如隔山,很多的行当,不在其中,不知其难,只知其面,便成了笑话。

眼界限制了我们的认知,认知之外的就只有笑话了。

当乐一乐后,是否也暴露了自己的幼稚和无知?

呵呵...



关闭
© 2013-2023 版权所有: 村美小站 || VIP || 版权声明 || 免责声明 || About Us || 电子邮箱:
返回顶部